啤酒🍺

一个卡文怪

【晓薛】院长,阿洋想吃糖

●ooc+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

●短小到流泪


    “聂明玦你说什么?!薛洋受伤了?你们现在在哪,我马上过去!”晓星尘得知薛洋受伤之后都快疯了。

    “借一下,呼呼……啊,对不起,请借一下。”晓星尘从检票处跑了出去,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。

    其实晓星尘本来是他朋友的私人助理,宋子琛的私人助理。后来才在宋子琛的帮助下当了孤儿院院长。这次本来是宋子琛突然有事要找晓星尘过去的,车票都已经买好了,可是薛洋这一出事,晓星尘还哪有心情去。

    薛洋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!


    晓星尘做出租车到了聂明玦说的那家医院,一下车就直接跑去薛洋在的病房。他一路上奔跑,早已气喘吁吁,他跑到那间病房门前,开了房门后,就一手扶着把手,一手撑着膝盖弯着腰歇息着。他一抬头,看到病床上的薛洋,脸色苍白,安静、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张病床上。

    晓星尘看到眼前的人这副模样,他连喘息都停止了。这,这里哪还是平时的那个少年。

    他轻轻的走到了床边,向旁边的聂明玦道了谢。

    “聂明玦……谢谢你。不然,薛洋他……”

    “不必,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 晓星尘来了之后,聂明玦就去照顾金光瑶了。

    病房里就只剩下了晓星尘和薛洋两个人。

    晓星尘看着床上的薛洋,看着他胸膛微弱的起伏,微弱的就好像下一秒这样的起伏就会停止一样。晓星尘竟然有点手足无措。


    自己在对方最需要保护的时候又在哪里呢?他总是让薛洋受伤,总是保护不好薛洋,在最危险的时候还是别人来救了薛洋……如果薛洋醒来,会不会恨自己,会不会很失望,然后永远的离开……

    我,我明明不想让你离开的啊,可是……我又有什么可以留住你呢?


    晓星尘想要查看一下薛洋的伤口,掀开一点被子,发现薛洋的腹部被裹上纱布,伤口渗出的血染红了纱布。他伸手抚上薛洋的腹部,却被薛洋抓住了手,放在了那片被血染红的纱布上,他听到薛洋模糊的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 “……这里,疼……”


    “晓星尘,你来看我啦!!”薛洋看着病房门口的人提着一大袋他最喜欢的糖向他走过来了。

    晓星尘走到了床边,薛洋想要坐起来抱他一下,可是薛洋腹部的伤,让坐起这个动作变得无比艰难。

    晓星尘把欲要坐起的薛洋又摁回了床上,“受伤了就别乱动了,好好躺着吧。”

    薛洋扯过晓星尘的手,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腹部的伤口上,让他抚摸着那里,这个动作,像极了丈夫正在抚摸怀孕的妻子。

    “……这里,疼……”


    放在腹部上的那只手被抽走了。

    “该起床了,阿洋。”

    薛洋挣开眼睛,第一反应就是扭头看向床边,“晓星尘,你……嗯?人呢?”薛洋看向床头柜,也没有糖。

    原来是梦啊。

    院长,阿洋想吃糖啊。


    不在晓星尘身边的薛洋,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。这间病房只有薛洋一个人住,护士又不让他出去溜达,也只有金光瑶来看望他的时候才能跟人有几句话聊。

这段日子,薛洋除了吃饭,其他时间就是在睡觉,睡醒了就躺着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发呆。


    晓星尘总是会在护士给病房熄灯一段时间之后,才偷偷的去探望薛洋。他这几天都在躲着些什么呢。

    晓星尘蹑手蹑脚的进了薛洋的病房,跟平时一样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薛洋就跟平时一样躺在床上,看起来是已经睡觉了。不过今天怎么突然就喜欢蒙头睡了。

    晓星尘发现那坨被子突然间就动了几下。

    “终于满星通关了啊啊啊啊!!!”被子那人突然从被窝里坐起大叫了一声。这一下把晓星尘给吓到了。

    “薛洋,你这么晚了在干嘛呢……”

    薛洋听见第二个人的声音,瞬间就被吓到了。“医医医医生,我,我……晓……晓星尘,怎么,是你?”

    “我……”晓星尘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 “晓星尘,你……你终于来看我了。”薛洋把手机扔到一边,一把抱住了晓星尘。晓星尘慢慢的也伸出双臂抱住了薛洋,这个拥抱持续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 “你……有没有怪我?”晓星尘忐忑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 “为什么要怪你?你又没有错。”

    “我没有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 薛洋从怀抱中挣脱开来,他抓着晓星尘的肩膀,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晓星尘,认真的说:“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最近才一直躲着我,不来见我?”

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 “你别这样想,我从来没有觉得发生这件事是你的错,真的!”薛洋激动地摇了摇晓星尘。说完立马撞进了晓星尘的怀中,把对面的人紧紧地抱住。

    “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都不允许像这样躲着我不理我了,有事情我们一起面对,一起解决。”

    晓星尘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今晚,留下来陪我吧。”

    “你还是病号,我留下来会不会影……”

    薛洋抓住晓星尘的手一拽,把站着的晓星尘拉得半个人扑倒在床上。“没事,不影响。你看,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薛洋把衣服撩起来,露出小腹上已经半结痂的伤口。

    也不管晓星尘同意还是拒绝,薛洋就跳下床把晓星尘推了上床。两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 “你要给我买糖吃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最近卡文卡的厉害,

哇的一声哭出来


【忘羡】当羡羡性转会发生什么事

●一个乱开的坑,无聊随便码码,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欧欧吸

●速码的有错别字别打我,小学生文笔注意

 

    åœ¨åŽ¨æˆ¿åšæ—©é¥­çš„蓝湛听见房间里的人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â€œå•Šå•Šå•Šå•Šå•Šï¼è“æ¹›ï¼æ•‘我!!。”

    è“å¿˜æœºèµ¶åˆ°æˆ¿é—´é‡Œè§åˆ°æ­£è¦ä¸‹åºŠçš„魏无羡,他把魏无羡扶到床边坐下,“魏婴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é­æ— ç¾¡ä¸€åªæ‰‹æŒ‡ç€åºŠé“ºä¸Šçš„一片血迹,一只手捂着肚子说:“蓝湛,我今早一起来就感觉肚子很痛,然,然后下面还在不停流血,是不是昨晚太激烈了?”

    è“å¿˜æœºä½Žå¤´çœ‹ç€ååœ¨åºŠä¸Šçš„人,魏无羡穿的是蓝忘机的睡衣,蓝忘机的睡衣穿在魏无羡身上一下子就显得大件了许多,松松垮垮的。蓝忘机从上面可以直接看到魏无羡胸前那两团软肉,大概发现了什么事情。再一看,魏无羡的喉结也消失了,魏无羡变成了女生了?!现在魏无羡是来开大姨妈吧。

    â€œé­å©´ï¼Œä½ å˜æˆå¥³ç”Ÿäº†ï¼Œä½ è¿™æ˜¯æ¥æœˆç»äº†ã€‚”蓝忘机蹲下来帮魏无羡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å¹³æ—¥é‡Œä¸¤ä¸ªå¤§ç”·äººæ ¹æœ¬å°±ä¸ä¼šç»åŽ†è¿™ç§äº‹æƒ…,现在哪里找来卫生巾?来不及出去买,蓝忘机就直接找隔壁借了几片。

    â€œè“æ¹›ï¼Œè¿™ä¸ªâ€¦â€¦è¦æ€Žä¹ˆç”¨å•Šï¼Ÿâ€é­æ— ç¾¡ååœ¨é©¬æ¡¶ä¸Šæ‹¿ç€å«ç”Ÿå·¾çžŽæ¯”划着。

    ä½ é—®æˆ‘,我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è™½ç„¶ä¸çŸ¥é“,但蓝忘机还是认真上网学习了,然后耐心的教魏无羡把卫生巾贴好了。

 

    è“å¿˜æœºæŠŠç…®å¥½çš„粥端了出来,魏无羡看着一锅没甚颜色的粥,走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辣椒酱,正准备拧开辣椒酱,手中的辣椒酱就被蓝忘机拿走了。

    â€œå¥³ç”Ÿæ¥å§¨å¦ˆå¿Œè¾›è¾£ã€‚”

    â€œå•Šï¼Œä¸å˜›ï¼Œè“æ¹›è¿˜ç»™æˆ‘,没有辣椒我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â€œä¸è¡Œï¼Œåƒäº†è¾£è‚šå­ä¼šæ›´ç—›ã€‚”蓝忘机说完直接就把辣椒酱放回了冰箱。

    é­æ— ç¾¡è‚šå­è¿˜ç–¼ç€ï¼Œå¬è“å¿˜æœºä¸€è¯´ä¹Ÿä¸æ•¢åƒäº†ã€‚

 

    æ—©é¤åƒä¸€åŠï¼Œé­æ— ç¾¡çš„手机铃就响了,魏无羡接通电话:“喂?江澄,你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â€œé­æ— ç¾¡ï¼Œä½ å¿˜äº†ï¼Ÿä»Šå¤©æ˜¯å¸ˆå§ç”Ÿæ—¥å•Šï¼Œä»Šå¤©å›žæ±Ÿå®¶ç»™å¸ˆå§åº†ç”Ÿä¸ï¼Ÿâ€

    â€œå¸ˆå§ç”Ÿæ—¥ï¼Œé‚£è‚¯å®šæ˜¯è¦åŽ»çš„啊!”

    â€œé‚£ä½ åƒå®Œæ—©é¥­ï¼Œåç‚¹é’Ÿå°±å›žæ¥å§ï¼Œä¹Ÿå¸®å¿™å‡†å¤‡ä¸€ä¸‹ä»Šå¤©æ™šä¸Šçš„生日会。”

    é­æ— ç¾¡ç­”应了之后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

    åƒå®Œæ—©é¤åŽï¼Œé­æ— ç¾¡æ¢å¥½äº†è¡£æœï¼Œå‡†å¤‡å‡ºé—¨ã€‚蓝忘机进了房间跟魏无羡说:“等一下。”又从衣柜里翻出一条围巾,把魏无羡的衣服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â€œè“ï¼Œè“æ¹›ä½ è¦å¹²ä»€ä¹ˆï¼Ÿæ™¨å‹ƒå•Šï¼Ÿï¼â€

    è°çŸ¥è“å¿˜æœºæ‹¿èµ·å›´å·¾å¸®é­æ— ç¾¡æŠŠåŒä¹³å›´äº†èµ·æ¥ï¼Œå›´å¥½äº†ä¹‹åŽï¼ŒæŠŠè¡£æœæ”¾äº†ä¸‹æ¥ï¼Œçœ‹ç€èƒ¸å‰çš„两点被掩藏好后,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说:“你变成女生了,出门也要好好注意一下。走吧,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é­æ— ç¾¡è„‘子被刚刚蓝忘机的行为冲的昏昏的,随便嗯了几句就当是答应了。明明自己的身体也不是没被蓝忘机看过了,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儿啊?长了胸之后竟然还变敏感了,刚刚围围巾的时候,围巾与那里的摩擦弄得魏无羡都在低喘。

    è½¦å­åœ¨ä¾¿åˆ©åº—门口停下了。“魏婴,你在车里等我一下,我下车去买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ç‰‡åˆ»è“å¿˜æœºå›žæ¥ä¹‹åŽï¼Œå¾€é­æ— ç¾¡çš„背包里放了什么东西,就把魏无羡送到了江家。

    é­æ— ç¾¡å¥½å¥‡è“å¿˜æœºåˆšåˆšåˆ°åº•éƒ½æ”¾äº†ç‚¹å•¥ï¼Œä¸€æ‰“开包,发现里面多了几包姨妈巾和几片暖宝宝。魏无羡激动的拿出手机给蓝忘机发了条微信:“蓝二哥哥,羡羡爱你吖!!!”

    è“å¿˜æœºçœ‹ç€é­æ— ç¾¡çš„微信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ç”Ÿæ—¥ä¼šä¸Šé­æ— ç¾¡å–äº†æŒºå¤šé…’,蓝忘机去接他的时候,还是被他吐了一身的江澄把人给背出来的。蓝忘机把魏无羡送上车之后,就开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å›žåˆ°å®¶ä¹‹åŽï¼Œè“å¿˜æœºå°†é­æ— ç¾¡æ”¾åœ¨åºŠä¸Šï¼Œæ­£å‡†å¤‡åŽ»ç«¯æ°´ç»™é­æ— ç¾¡æ“¦èº«å°±æ„Ÿè§‰è¢«äººä»Žèº«åŽç»™æ‰¯ä½äº†ã€‚

    â€œæ€Žä¹ˆäº†é­å©´ï¼Ÿâ€

    â€œå—¯......不许走。”魏无羡借着酒意就吻向了蓝忘机。

    è“å¿˜æœºè½¬è¿‡èº«ï¼Œè¢«è¿™ä¸ªçªå¦‚其来的吻给吓到了。魏无羡把他抱住,神上满是酒气,还有残余有酒精的舌头被蓝忘机的舌头拨弄着。魏无羡变成了女孩子,不仅胸前多了两团软物,整个人都变得香香软软的,以前硬硬的腹肌变成了平坦光滑的小腹,因为这个拥抱的动作,让蓝忘机温热结实跟魏无羡的小腹紧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 “嗝。”魏无羡的一个酒嗝打断了这长久的缠绵。

    蓝忘机看着眼前微侧着头的魏无羡,脸上带着醉酒的红晕,殷红的嘴唇被津液打湿,亮晶晶的,一双好看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实在是太好看了。

    蓝忘机亲了一下他的额头,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端盆水来。”

    “嗯……”魏无羡像一只小宠物一样的,胡乱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 蓝忘机端完水回来,魏无羡早已睡着。蓝忘机帮魏无羡将身子擦干净,又做了醒酒汤给魏无羡喝了之后才躺下睡觉了。

    魏无羡第二天醒来头疼的不行。

    蓝忘机已经出门了,魏无羡看了看手机,发现蓝忘机给他留了微信:

    魏婴醒了吗?醒了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记得跟我说。

    我昨天帮你买了内衣和卫生巾在衣柜里。

    女生经期喝酒对身体不好,下次少喝点。

 

    魏无羡收到蓝忘机的关心,心头一暖。他翻身下了床,打开了衣柜四处翻找,想要找内衣和卫生巾。

    “诶?怎么没找到?蓝湛说了是在这的呀。”

    魏无羡找了半天没找到,他突然摸到了类似蕾丝花边的东西,他把那东西扯了出来。他看着手里那件布料少极了的黑色蕾丝内衣,在胸前只有薄薄的一层蕾丝,连罩杯都没有,这不会是……

    魏无羡好奇的扒开外面那堆衣服,发现里面还有一条黑色蕾丝透明内裤,还是开裆的那种,这跟手上的内衣很明显就是一套的。旁边还有一条水晶纱短裙,裙子短的只能遮住半个臀部,胸下的地方只有一层薄纱,背后的设计可以露出蝴蝶骨。

   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。

    蓝二哥哥没想到你好这口,雅正啊雅正。

 

    蓝忘机发现魏无羡今天一天看的他眼神都怪怪的。

    晚上,蓝忘机洗完澡一进房间,背对着蓝忘机跪坐着的魏无羡转过头来对着蓝忘机眨了下眼,身上还穿着那条水晶纱情 趣睡裙。

    蓝忘机耳朵都红了,“魏婴,快脱了,别穿。”

    “蓝二哥哥那么着急的吗,才刚洗完澡回来就要别人把衣服给脱了。”

    “……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蓝二哥哥,你买的东西我可是全都看见了,其实你根本就是想看我这么穿很久了吧?”

魏无羡下了床,走过去两手勾住蓝忘机的脖子,使坏的往蓝忘机身上乱蹭。

    “别胡闹。”蓝忘机说完就把魏无羡横抱上了床,直接脱下身上的浴袍给魏无羡穿上了。

    “经期不能行房,你身体现在正是抵抗力差的时候,夜里凉还穿那么少,不怕着凉了?”蓝忘机把魏无羡楼进了怀里,亲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    “睡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把结尾码完了,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

这周再不码晓薛的我就两周没更了,瑟瑟发抖

(小声逼逼)阴阳师真好玩x

终于更完了,天冷了打字慢啊!!!每周都在咕咕咕边缘试探。

百·åºŸçš„·å–假货的.绎:

如果画手的叫摸鱼,那么文手…就是采莲了。

没错,去采莲了。